第二十届上海国际充电设施产业展览会
2024.11.19-21 上海·国家会展中心

全球充电设施产业发展大会

微信“扫码”
关注公众号

专访中电联刘永东:充电站充电费应体现电价变化与服务差异化

2023-11-13 11:04
图片

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全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795.4万台,同比增加68.9%;但新能源汽车仍面临充电桩不足问题。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刘永东在2023年第四届须弥山大会期间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充电基础设施行业一方面桩少,另一方面也面临着公共充电桩利用率低的问题,全行业公共充电桩平均利用率不足10%。但未来公共充电桩利用率也不会很高,对于一般车主而言家庭充电是最好的应用场景,公共充电桩进行补充。


图片


充电基础设施升级应该聚焦如何保证车主充电体验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如何看待充电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现状?


刘永东:目前充电基础设施进入到新技术广泛应用和产业升级的转折期。2010年充电基础设施开始建设,2015年开始大规模发展,经过10多年的发展已经解决了充电桩有无问题。


目前要解决怎么把桩用好,怎么让车主有良好的充电体验,充电桩的建设和发展如何能够适应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如何能适应智能城市的发展和能源转型。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认为充电基础设施发展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刘永东:首先,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全新阶段,私家车越来越多,对于车主而言需要解决公桩上充电快的问题,需要解决大功率充电问题;其次,新能源车主不仅要求充得快还要充得好,更要求充电桩设备可靠性更好一些。


私桩则面临智能化问题。目前有很多因素制约很多小区没法建桩,以电能容量不足问题为例,需要通过有序充电新技术去解决这方面问题。


从能源属性来讲,目前充电基础设施发展还需要解决电网互动、能源低碳等问题。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认为充电基础设施发展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刘永东:首先,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全新阶段,私家车越来越多,对于车主而言需要解决公桩上充电快的问题,需要解决大功率充电问题;其次,新能源车主不仅要求充得快还要充得好,更要求充电桩设备可靠性更好一些。


私桩则面临智能化问题。目前有很多因素制约很多小区没法建桩,以电能容量不足问题为例,需要通过有序充电新技术去解决这方面问题。


从能源属性来讲,目前充电基础设施发展还需要解决电网互动、能源低碳等问题。


新京报贝壳财经:充电基础设施升级都包括哪些方面?如何实现升级?


刘永东:首先是规划升级,目前充电基础设施行业一方面是桩少,另一方面则是面临公共充电桩利用率低,全行业公共充电桩平均利用率不足10%。这主要是充电基础设施的匹配问题。


其次是充电技术升级,推动充电新技术、大功率充电、车网互动的负荷聚合等技术发展;第三则是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和电网的融合发展。


如何实现升级,第一是希望政府部门有相关的统筹推进;第二是应该建立商业生态,一方面要满足全国一张网建设,另一方面要满足不同地区特定场景的充电网络体系建设;第三是希望标准能够规范、引领产业发展,建议出台一些强制性的国家标准,保证充电时的安全底线。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认为充电基础设施产业与交通能源融合发展有何关联?


刘永东:第一发展目标是一致的,都是朝着绿色低碳方向发展;第二是技术和标准上的统一和融合,新能源汽车的充电及放电要和并网事先打通。


第三也是最核心的一点是要实现商业模式的打通,需要在做电力市场建设的时候如何设计出比较适合车网互动的交易品种来体现放电价值,这也是下一步应该重点解决的问题。


未来融合趋势将是逐步发展的阶段,目前还处于S曲线最下面的平缓阶段,其发展空间来源于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不断增长。


充电桩是否够用应看消费者找桩满意度


新京报贝壳财经:2.4:1的车桩比能否满足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


刘永东:应该客观看待车桩比问题。2015年提出了车桩比1:1的概念,但目前发现很难完成这个目标。


如果泛泛而谈车桩比的话,很难做科学的评判。第一,不同领域的车对于充电的需求是不一样的,私家车对充电桩的需求和出租车对充电桩的是不一样的;其次以交流充电为例,7000瓦和350千瓦的服务能力也是完全不同的。


关键在于车主对于找桩的满意度,要从不同车型、不同地区等角度来看到底有多少桩能够满足消费者的服务需求。


目前行业内也有其他说法,例如服务半径和公桩利用率,如果公桩利用率达到20%-30%的话就足够了。


新京报贝壳财经:农村推广充电桩布局存在哪些难题?


刘永东:农村充电桩建设和城市充电桩建设特点不一样。从私桩层面来讲,其实农村建桩很容易,家里有地有足够的空间,安装7000瓦的充电桩就够了。


但从公共充电桩领域来看,相对城市而言,农村地区的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利用率较低,回收投资困难;县乡村区域公共充电设施利用率受制于新能源汽车的保有量,利用率更是明显低于平均水平,很难吸引运营商投资建设。此外,农村地区建设充电桩需要解决新农村建设问题,以及解决如何实现公共充电桩的快速补能。


新京报贝壳财经:今年夏天公共充电站充电价格上涨引发关注,你认为未来公共充电桩的充电价格走势会如何?


刘永东:目前我国公共充电桩的收费模式是以充电电费加服务费,其中电费目前是政府定价,未来随着现货市场发展,可能是形成随行就市的定价;充电服务费是运营商的收入。


充电站属于重资产投资,公共运营商经营压力比较大,部分也受制于场地压力,例如场地签约时间少于设备使用寿命时长。目前靠服务费收入来支撑产业发展还是存在比较大的挑战和隐患;从行业发展角度来讲,应该适当考虑服务费的合理空间问题。


但更应该从充电服务的商业模式来考虑如何破解这个问题。未来,公共充电站的充电价格会有比较大的变化,一方面会比较便宜,另一方面高峰期的价格可能相对较贵。发展趋势不是绝对的涨价或降价,而是要体现电力市场价格的变化,反映服务能力本身的差异化发展。


新京报贝壳财经:你认为公共充电桩利用率达到多少是一个合理区间?


刘永东:从充电桩企业的经营状况可以反映出这个问题。如果公共充电桩利用率达到20%的话企业可以盈利,但想进一步形成竞争态势,那比较合理的区间就是20%-30%。如果充电桩企业可以正常运营又能保证市场竞争,这就形成了良好的产业发展态势。


不过,要值得注意的是,公共充电桩利用率不会很高。充电的最大优势是储能方便,对于消费者而言家庭充电是最好的应用场景,公共充电桩进行补充。


图片
图片